貴州科瑞智能科技有限公司

黃金大盜手段專業竊265萬黃金 翻山越嶺躲避監控

6月22日凌晨,犯罪嫌疑人張某在山東省威海市一商場從排氣孔鉆入,沿通風管進入商場盜得7.5公斤黃金首飾(價值265萬元)。他作案的方式堪比電影中的特工,用專業工具剪斷防護鋼筋從排氣孔鉆入,借助繩索沿通氣管道進入商場,得手后原路返回,逃跑路線更是一路躲避監控探頭,甚至沿河道步入山林,再翻山越嶺返回威海市區。


  48小時后,張某落網。目前,張某因涉嫌盜竊罪被威海市環翠警方刑事拘留,案件還在查辦中。


  手段專業竊得7.5公斤黃金


  威海市環翠區張村鎮位于威海市區西郊,家家悅購物廣場處于張村鎮繁華路段,除了商場、超市,一樓的西南角還設有多家金店。


  6月22日早上,中國黃金專柜的于女士優先到商場,雖然商場燈還沒開,但她還是察覺到了異樣——柜臺上的紅布被人動過。在平時,紅布會平鋪開以遮蓋住下面的首飾。于女士急忙到柜臺內查看,發現柜臺內側的門敞開著,一些首飾被挪了位置,而一些大克重的首飾不見了。


  于女士慌忙找來商場負責人劉先生,兩人終確認金店進賊了:多個首飾專柜的門被撬開,且里面的首飾不見了。不多時后,各家金店的人陸續上班趕到。經統計共有3家金店被盜,被盜的全是手鐲、項鏈、手鏈、吊墜等大克重的黃金首飾,而存放戒指、較細的金項鏈等小克重金首飾的柜臺并未被撬開。


  報警后,威海市公安局環翠分局雙島邊防派出所民警迅速趕到現場,并將現場封鎖。之后,案件被移交至威海市公安局環翠分局刑偵大隊。


  勘查現場后,刑偵民警確定了嫌疑人進出金店的路線——從購物廣場相鄰的一棟樓的三樓窗戶翻出,順著鐵管爬上購物廣場的樓頂,找到排風口,將螺絲卸掉,打開排風口,鉆進去,用斷線鉗剪斷排風口內的防護鋼筋網,剪開一個容人鉆入的孔洞,用膠帶包裹住尖銳的鋼筋斷口以防止刮傷自己,把長繩索拴在排氣孔處,人牽著繩索順通風管道向下鉆,待行至2樓位置,用切割鋸將管道鋸開一個60厘米寬、40厘米高的洞,扯住繩索溜下來;二樓是超市,與商場之間有一道卷簾門相隔,嫌疑人用撬棍將卷簾門撬開,得以順利進入商場,之后又沿通道來到一樓的金店行竊。盜竊得手后,嫌疑人再返回2樓,在通風管道的破洞下疊放了桌椅,得以再次進入管道,借助繩索拉扯攀爬回排氣孔,再回到購物廣場的樓頂。


  民警在現場只發現了一些足跡、手套磨痕、一頂遺留在現場的鴨舌帽,再無其他發現。商場和金店區域雖然監控探頭密布,但由于光線暗,只能在嫌疑人打亮手電筒或走到消防應急燈前面時,監控才能拍到一個模糊的身影。


  據統計,3家金店共丟失手鐲、吊墜、項鏈等各類金首飾重達7481克,價值約265萬元。


  走河道進山林翻山越嶺回家


  案發現場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線索,金店的監控也提供不了嫌疑人的體貌特征,但監控錄像為數不過能確認的是,嫌疑人于當日凌晨1時30分許進入商場,3時09分離開。從周邊的道路監控錄像中搜尋嫌疑人的下落,成為破案的為數不過希望。部分民警在繼續走訪排查的同時,還有大量警力被抽調到監控指揮中心,調閱監控錄像可能拍到嫌疑人的監控錄像。


  凌晨時分,張村鎮的大街上空空蕩蕩。一個可疑的身影首先出現在家家悅購物廣場南側的昌華路上,這是一名身高1.75米左右、體態中等的男子,背著個雙肩包,手中還捧著一個包。這名男子只沿著路邊綠化帶走,顯然是靠綠化樹木的枝葉遮擋攝像頭,走了一公里后,他開始走小路,向張村河上的張村橋走去,這一路監控漸漸稀疏。等過了張村橋,男子又跳入了河內。


  后來,民警結合監控錄像和可疑男子走過的路線,循跡追蹤,才發現張村河的河道內水位低,水草雜生,但河道兩側的水泥臺和草叢可供可疑男子繼續前行??梢赡凶酉г诤笠惶幈O控中時,是22日的4時50分。此時天色已經大亮,但當天山上有霧,且可疑男子戴著口罩,民警還是無法確認可疑男子的身份。


  沿張村河一直走上三四公里便進入了里口山的山林,他去了哪兒?此處距離市區的直線距離也有兩三公里,中間更是山巒疊嶂。


  研判會上,專案民警分析后認為,這名可疑男子就是盜竊金店的犯罪嫌疑人,他進入山林的目的仍然是為了躲避監控探頭的拍攝,他極有可能翻山越嶺走出山林,從靠近市區一側的環山路下山再進入市區。


  民警的研判終得到了印證,環山路田村小區附近的一處監控再次拍攝到了可疑男子,此時是22日的9時30分許,他仍背負著雙肩包,但顯然已經換了一套衣服。進入市區,監控探頭密布,可疑男子再也沒有逃出監控的可視范圍。男子終進入了阮家寺小區。


  抓捕時嫌疑人主動開房門


  民警確認男子住在阮家寺小區時已經是23日的晚上,進一步的排查中,民警確認該男子就住在一棟居民樓一樓的一間儲藏室內。24日凌晨1時許,數十名警力圍堵住犯罪嫌疑人所住的居民樓,6名民警來到儲藏室門前準備破門抓捕。


  儲藏室的門是向外開的,無法直接一腳踹開。民警見門上方有紗窗網,便想輕輕破拆開紗窗,再伸手進去拉開門栓。豈料,盡管聲音很輕,但里面的人還是察覺了,而且對方竟然主動打開了門。門一開,一名民警一把抓住對方的手,順勢一推把他摁倒在床上。幾句對話很短,卻很耐人尋味。


  “別動,我們是警察?!?/span>


  “我知道你們是為什么來的?”


  “為什么?”


  “我偷了金店?!?/span>


  嫌疑男子很老實,也很配合地戴上了手銬。他雙手一指床頭柜,說:“都在那兒?!?/span>


  在床頭柜里,民警找到了一個沉甸甸的布袋,里面果然都是各種金首飾。


  審訊隨即展開。據張某交代,2015年他做生意賠了錢,父親去世,妻子跟他離婚,之后便沒有在老家生活,而是外出打工。自2015年年底來到威海,他的生活一直很拮據,便在2016年年底萌生了盜竊金店的想法。真正著手準備是在今年的4月,他想來想去便選定了張村鎮的家家悅購物廣場,因為他之前經常到這里購物,熟悉商場的內部結構。經過多次踩點后,他摸清了商場和金店的管理方式、保安值班規律。5月,張某還專門去了趟臨沂,花700多元購買了液壓鉗、切割鋸、攀巖繩索等作案工具。


  作案前的幾天,張某先把作案穿的一套服裝和各類工具裝在一個包里,把包藏在張村鎮的一個公園內。21日夜間,他乘公交車到張村鎮取了包,溜溜達達、走走停停,終于22日凌晨來到家家悅購物廣場實施作案。


  盜竊后如何脫身是張某考慮多的問題,為此他把逃跑路線走了很多遍,沿途所有的監控探頭位置一一記下,盡量避開監控,盡量走沒有監控探頭的小路和河道。進入山林后,張某曾把盜來的首飾埋在山上,但思前想后又回到山上將首飾取出。一路上,他丟了作案工具,把作案時穿的服裝脫了扔掉。待下山來到環山路上,他才完全放松。


  回到家后,張某卻后悔了。張某稱,回到住處后一直忐忑不安,不敢出門吃飯,也睡不著覺,甚至一度想“把黃金還回去”,但卻不知道該怎么還回去。24日凌晨,他聽到房門外有動靜,當即意識到是警察找上門了,索性主動開了門。

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